提提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密战无痕 > 第108章:律师函
    汇泉楼·会客厅。

    “江老板,这真的不行吗?”梁雪琴以近乎哀求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琴老板要来我汇泉楼驻场演出,江某人当然欢迎,演出的报酬也可以谈,但是预支报酬,这件事恐怕不行。”汇泉楼的老板江浩轩非常直接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江老板,我不预支全部的报酬,一半,三分之一都可以?”梁雪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是不行,不是江某人不相信琴老板,而是此例一开,其他人照此效仿的话,我这汇泉楼没办法开下去了。”江浩轩抱拳道,“所以,琴老板,抱歉,您要来驻场演出,我们非常欢迎,但是你要提前预支三分之一的报酬这个条件,我们实在难以答应。”

    梁雪琴眼底难掩失望之色,她知道,自己提的条件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了,恐怕没有一家书场能答应她的条件。

    整个上海滩,能给得起她这个价钱的,也没有几个书场,汇泉楼都不敢答应,其他书场自然都不敢了。

    这些书场老板都是消息灵通的,这明显有人在针对梁雪琴,不光是钱佑冰,钱佑冰背后的人,他们惹不起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知道梁雪琴背后也有人,可现在梁雪琴都这般艰难了,背后的人都没出手。

    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    梁雪琴背后的人也不敢得罪那袁家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书场老板,哪敢得罪身家千万的上海总商会的会长,何况袁家现在还搭上了日本人这条粗大.腿呢。

    “巧儿,小七,咱们……”梁雪琴站起身,正要招呼一声,忽然感觉脑中一阵眩晕,脚下没站稳。

    “雪琴姐。”巧儿感激上前一把扶住了梁雪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巧儿,回去吧。”梁雪琴稳定了一下身体,但是脸色变的很难看,轻声的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七,去圣玛利亚医院。”巧儿扶着梁雪琴上了汽车,吩咐小七一声。

    “巧儿,我没事儿,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,不用去医院……”梁雪琴坚持说道,“小七,别听巧儿的。”

    小七发动汽车,他这一次没有听梁雪琴的,而是把汽车直接开到法租界最大的圣玛利亚医院。

    “小七,巧儿,我不是说不来医院吗?”梁雪琴很生气,但是此刻她已经没有力气耍脾气了,巧儿和小七已经用眼神达成了协议。

    挂号,看病,抽血,一通检查下来,耗费近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那洋大夫看了检查单据后,给出诊断结果,梁雪琴患有低血压以及缺铁性贫血,需要补充营养以及补充铁元素。

    医生给开了一些补血的药物,并且建议梁雪琴回去多吃一些猪肝类的食物,比如猪肝粥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雪琴姐,我知道有一种劳氏补血汁,很多人都在吃,听说能补血强身,要不然我们也买些回来试一试?”巧儿建议道。

    梁雪琴也懒得回应了,巧儿一番好意,也是为了她,她愿意好了,反正这些都是小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氏公司,袁显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钟律师,开门见山说吧,钱佑冰钱班主不过是一个中间人,其实真正想要买下听雪楼的是袁某人。”袁显坐在豪华真皮椅子上,两眼直视钟国伟道。

    钟国伟也是见过大人物的律师,在袁显面前,也是一点儿不怯场,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眼镜儿道:“袁会长,做买卖应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虽然您这么做无可厚非,但钟某人是代表的虞老板,最终听雪楼卖给谁,还的听虞老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他的全权代理人,你把听雪楼卖给谁,那就卖给谁,到时候,他只管收钱而已。”袁显轻飘飘的道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听雪楼现在还在梁雪琴小姐手中,按照虞老板跟梁小姐的协议,梁小姐享有优先购买权,除非梁小姐在见证人的见证之下,放弃购买权,我才能行使我的代理权,将听雪楼转让卖给别人。”钟国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这桩买卖还需要见证人的许可才能进行吗?”袁显微微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许可,到场见证,这是虞老板与梁小姐当初在协议中约定,如果没有协议见证人到场的确认梁小姐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话,那我就算跟袁会长达成一致意见,虞老板也不可能同意将听雪楼卖给袁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有这样一条条款,这明显不合理?”袁显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虞老板跟梁小姐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中就有这一条,而且协议是当时的江苏高等法院备过案的,其内容,相信以袁会长的能力,应该能查阅到的。”钟国伟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钟律师似乎也不愿意将听雪楼转让给梁小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一个代理人,虞老板让我做什么,我就只能做什么,其他的没办法了。”钟国伟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们律师行的规矩,这样代理事宜,你可以抽取百分之五的佣金吧?”袁显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大洋,百分之五,就是2500,钟律师,这笔钱很好赚嘛。”袁显道,“如果你可以在抽取这百分之五佣金之上,再加500呢?”

    “袁会长,听雪楼的核心资产是什么您比我清楚,即便是梁小姐没办法买下听雪楼,但按照协议,她还是可以占据一定股份,具体多少,需要根据当初的协议进行核算,而袁会长就算想要买下听雪楼,也只能占绝大多数股份,却不能完全占有全部股份。”钟国伟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想要全部股份呢,钟律师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袁显拉开办公桌的抽屉,取出一根小黄鱼放在桌子上,钟国伟眼神一缩,似乎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袁显又拿出一根来,钟国伟眼珠子都瞪圆了,还是忍住没开口,袁显又取出一根来,放在前面两根上面。

    钟国伟终于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除非梁雪琴自己主动离开听雪楼,放弃这一部分股份,而且还是在我们达成交易之前。”钟国伟走上前来,将三根小黄鱼抓在手里,放进自己随身的皮包中道。

    “钟律师,三根小黄鱼就换来你这么这一句话?”袁显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钟国伟犹豫了一下,从皮包你掏出一个牛皮纸袋,放在袁显面前的桌上,讪讪一笑道:“这是当初虞老板跟梁雪琴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的拓本,袁会长应该用得着。”

    袁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当着钟国伟的面前直接拆开牛皮纸袋,取出里面的协议拓本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协议内容跟钟国伟说的倒是不差,但是当他看到见证人那一栏的时候,他瞬间眉毛拧起来了:“怎么回事,见证人除了钟律师你之外,为什么还有这个陈淼?”

    “哦,陈淼担任见证人是当初签订这份转让协议的时候,梁雪琴要求的,为了也是保护自身的权益,虞老板也没有反对,所以,就加上了。”钟国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如果梁雪琴主动放弃优先购买权需要陈淼在场确认才行?”袁显眉头皱的更深了,他万万没想到,事情会有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陈淼不能到场确认?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除非有他的死亡证明,证明他无法到场确认,但如果他活着,还在上海的话,就必须他到场确认,否则,我没办法向虞老板交代,因为,这是我签的授权协议中规定的。”钟国伟道。

    弄死陈淼?

    袁显当然想了,可是,陈淼现在是76号的人,而且听说还颇受林世群重用,并且还待在76号内不出来。

    派人进76号杀人,袁显还真没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把他从76号内弄出来了,可他怎么可能受他的摆布?

    “袁会长,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,我可以发一个律师函给陈淼,通知他在某个时间到听雪楼确认梁雪琴放弃优先回购听雪楼的权利,他若是接到律师函没有出现的话,就可以视作他自动放弃这个权力。”钟国伟道,“这么做,虽然程序上有些瑕疵,但钟某也能像虞老板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办法,钟律师不早说?”袁显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钟国伟嘿嘿一笑:“这是钟某吃饭的手段,岂能随意告诉别人,袁会长既然给了咨询费了,我当然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袁显点了点头,不禁觉得这三根小黄鱼花的还是挺值的。

    “袁会长,那这份律师函钟某发还是不发?”

    “发,今天就发!”袁显道,“我派人帮你送过去,钟律师恐怕还不知道这陈淼现在身在何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在跑马总会吗?”钟国伟佯装讶然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早就从跑马总会离职了,现在极司菲尔路76号任职。”袁显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律师函,谁给我发的?”陈淼觉得奇怪,什么人会给他发律师函,等到看到律师函上签名的时候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居然是钟国伟。

    他马上明白钟国伟的目的了,这是引诱他从76号外出呀,这样一来陈宫澍想要暗杀他,就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只怕他们并不知道,他76号,没有特别许可,是出不去的,这一点郑嘉元是知道的,但他一定不会跟陈宫澍讲。

    到不是郑嘉元故意隐瞒,而是他若是对陈宫澍说了,消息来源他该怎么解释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