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提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全球战国 > 第一一六章 东林也要办报(五)
    “国俊贤弟,全校师生正在串联签名,准备到南京都察院抗议,我们三十八班参不参加?”

    “参加,当然应该参加。不过愚弟觉得,孩子们还小,这种事情我们做老师的出面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俊兄弟这话说得在理。现在全校两个年级,两千多学生,要是一起上街,万一拥挤受伤了一个可不心痛?”

    “嗯,黄兄弟所言,愚兄也深表赞同。那这样,签名就让学生们签吧。待会我去校务部一下,提议本次去都察院的事情,学生就不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张以诚是应天提学御史,同时也是方山学校的祭酒(山长当然是朱由栋,不过这个山长并不具体管事)。他为人和蔼,做事精细。作为书香世家子弟,他天然的对办学有不一样的热情。所以近一年来,他在方山学校付出在心血,是朱由栋这个团体,人人都看在眼里并佩服不已的。

    同时他又是状元郎,一手八股文写得最是精妙不过。对于方山学校的老师向其请教八股文写作,那是来者不拒,悉心教导。最后干脆定期针对学校教师开展讲座……所以,对于方山学校里那些限于家世,始终得不到名师指点,以至于在科举场上蹉跎数十年不得寸进的老秀才、老童生们来说。张祭酒不光是工作上的领导,也是学业上的恩师。

    他被迫在家写自辩后,方山学校的师生们顿时群情激愤:太过分了!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什么好处占尽了也就罢了。连我们这些苦命人唯一寄托的所在也不放过!

    好啊!你们不让我们好过是吧?那咱们就来拼命吧!于是一人起头,千人呼应。方山学校的师生们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,写请愿书,组织全校师生签名。更有激进的,鼓动全校师生上南京城围攻都察院!

    就在整个学校群情激愤,乱做一团的时候。学校里的更夫等工勤人员齐齐的拿着铜锣走了出来:“太孙殿下教令,殿下教令,全校所有教师,留一人陪伴学生在各自班级里静坐,其余两人,到学校礼堂集会!殿下亲自训话!殿下教令、殿下教令……”

    方山,半山腰以上是各类实验室,山下,朝向南京方向的是各种生产厂房。另一个方向就是方山学校。从学校师生自发串联开始,在学校实验室的杨廷筠就赶紧的派出信使急报朱由栋。朱由栋接到消息后,马上登船往着方山赶:这里是他的根本,由不得半点疏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教师,以上便是张先生的现状。总之,张先生现在没有任何大碍,只是因为弹劾太多,不得已在家写自辩。所以,要不了多久,张先生就会回来的。请大家稍安勿躁,更不要做出组织学生上街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殿下!本朝因为弹劾过多而不得不递交辞呈的大臣还少么?张先生不会也被迫致仕吧?”

    “诸位放心,张先生没有向孤递交辞呈。就算交了,孤也绝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殿下英明。可若是那群吃饱了撑的王八蛋始终纠缠不放呢?张先生那么好的人,总不能一直在家写自辩吧?”

    “诸位且稍安勿躁,孤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但是!”说到这里朱由栋把手一番,用手背的近端指间关节敲了敲桌子:“方山学校,孤是山长。你们在外面的一言一行,都与孤脱不了关系!孤听说你们在私下串联,要去都察院请愿声援张先生。可是,你们一旦这么做了,接下来必然会是君上逼迫臣子的谣言喧嚣尘上。你们是要让孤也限于困境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殿下,我等绝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,好心办坏事的多了!孤当然知道你们不想害孤,便是那些都察院的御史们也知道你们的本心是什么。可你们一旦这么做了,其结果必然是满朝文臣争相上本对孤进行弹劾!说不得,孤只有灰溜溜的回到北京,甚至于被废掉储位。你们想见到那一幕发生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殿下,我等不敢。殿下是我等以及学校两千多孩子的再生父母,我们如何愿意殿下前途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了,所以,孤在这里拜托大家,安抚好学生。此时此刻,一定要忍耐!”说完这句话,朱由栋站起身来,深深弯腰行礼:“拜托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严重了,我等唯殿下之命是从!决然不给殿下添乱。唯愿殿下早日平息此事,让张祭酒早日回校。”

    散会了,刚才还群情激愤的众教师个个出了一身冷汗:tmd,东林这群家伙到底是当过官的,玩起手段来是和我们不一样啊。原来这些家伙的目标根本不是张先生,而是太孙!要是我们没被太孙吼住,到时候太孙被调回北京?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后,这心里的怒火就更是熊熊的燃烧了起来:md你们这是真的要赶尽杀绝啊!张祭酒暂时不能做事我们无非是在八股文方面得不到指导。但一方面老子们都几十大岁了,这科举实在不行也就不行吧。另一方面则是:没有张状元,我们还有好几个进士先生。紧急情况下一样可以来指导我们啊。

    但要是太孙没了?这学校就会彻底完蛋!这可是大家伙现在安身立命的地方。再说了,若是学校没有了,这些孩子怎么办?再次流浪街头去做饿殍么?

    狗日的这些东林书院的人太坏了!

    在可怕的沉默中,李国俊和张文华阴沉着脸往着自己班级所在的教室走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了一段路后,张文华开口道:“若是太孙被调回北京,我就提刀去都察院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文华兄去都察院,兄弟我就去东林书院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后,都哈哈大笑起来,原先的郁闷似乎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李教师,李国俊教师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便是李国俊,这位公公叫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咳咳,太孙殿下已经下山了,但是曹化淳曹公公还没有走。这会想请李教师、张教师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返回刚才的会场,被引路的小宦官领进了大会堂旁边的一间小屋里。进去一看,呵,都是去年年底全年级综合排名前三班级的老师。

    “诸位请坐。事情紧急,情势恶劣,咱家也不讲那些繁文缛节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公有事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需要拜托诸位去做一些事情,嗯,咱家要先说清楚,这些事情,都是咱家自己想出来的办法,跟太孙毫无关系。若是将来出了事,诸位尽可把责任往咱家身上推!咱家便是被万岁爷叫回北京城,被杖毙了也是毫无怨言。但,若是哪个不要脸的狂徒非要说这是太孙的主意,咱家被杖毙之前,一定先请东厂的幡子杀了你们全家!”

    “公公请尽管吩咐!若是能够为张祭酒,为学校尽一份心力。便是杖毙我等,我们也只会说一声,领教了!”

    “好!果然是我方山的教师!诸位教师,此事我们可以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