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提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偏心眼 > 076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
    “这种事情藏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藏?”

    “不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很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笑的?”

    霍忱从齿缝里挤出笑,“大概是可悲可怜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想的多死的快。”寇熇停下擦腿的动作。

    缘分这种事情,不好讲啦。

    有缘没缘的,都得活。

    腿长在她的身上,她想跑就跑啦,轮到你不跑就好。

    “所以小白脸劈腿了,你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寇熇扔掉了手里的身体乳,这样就没意思了,我安慰你,你戳我伤口?

    可真的没有再气了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扯扯嘴角:“我这人心大。”

    霍忱听她鬼扯,她心大她和她爸怎么回事,被打成乌眼鸡也不是一次两次的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说的,你爸下次要再打你,你忍着呀别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

    她觉得牙疼。

    就这么个货,还安慰他?

    自己要是他妈,自己恨不得多长八个爪跑,哼!

    “有面吃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吃完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没,我奶最好的孙子来了,看不惯她献殷勤的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寇熇切了一声,因为这种事情生气,心眼怎么就那么小呢?你是女人啊?

    女人可以心眼小,男人就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中午吃过了,哪里有面。”

    “就吃个面包?”

    “胃口不太好,我怀疑自己可能是得了什么病,吃两口就饱,只有吃冰淇淋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霍忱凉凉道:“那是馋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出门,可转念想了想,她冰箱里的那些东西再不吃可能就要放坏了,便宜他了!

    做兄弟有今生无来世的。

    切了牛肉海参以及菌菇,扔了一团面下锅。

    “你家那么有钱,你还会做饭啊?”

    灰姑娘?

    寇熇一脸自得,“那分谁,我家是有钱,可我就是这么灵,什么都会,我做的面不是你一个人爱吃。”

    她就喜欢捣鼓这些,不过大多数没什么时间而已,愿意的话,她能靠这个发家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那些蘑菇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吃就不错了还挑嘴,你知道个屁。”

    她懒得理他,她这里也不是饭馆还按照你点餐给你上菜,葱切切碎香菜一把扔进锅里,最后收火加一勺自己喜欢吃的辣椒酱。

    没有辣椒的面是没有灵魂的。

    “自己端。”

    霍忱过来端面顺手从她那个洗菜盆里抓了一把香菜,直接送进嘴里吃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是他不吃的。

    香菜这样吃比较好吃。

    寇熇盯着他吃,这人胃口真好,看着看着她也有点饿了,但很可惜这些都不能吃。

    把客人扔在客厅里,自己回了房间去午睡。

    睡醒和他准备一块儿去学校,楼下霍奶奶开着门对着楼上喊。

    “霍忱啊,时间差不多了吧,和你哥去你学校啊……”

    霍磊在她这儿待不住,没有电脑,电视也没有好节目,完了还热。

    热的不行。

    虽然他家也没空调,但格局比他奶这里好,是通透的,他奶这里的老房子不通风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出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霍忱、寇熇一前一后从楼上下来,霍磊不认识她,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跑同学家去了,女同学?

    是现在孩子们的关系可以发展成这样了还是家长太开放了?

    他念书的时候,男生要是去女生家待,家长大多数都是不愿意的,除非一群一伙的还勉强。

    “带你哥一块儿去。”

    霍忱点头。

    “寇熇吃过了吗?”霍奶奶问寇熇。

    寇熇笑,“吃过了,走啦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。”

    霍奶奶看着自己那两个孙子,无声无息就走了,再看看人家小姑娘,走的时候还知道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霍磊和霍忱并排走着,他不做讨厌的事情,不多嘴问,虽然心里也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过了马路就是三中的地盘了,果然是搞校庆的地方,离老远就感受到了那种气氛,外面坐了一排的学生,在发传单。

    霍磊挑眉:“这么大规模?”

    不是说没有考太好的吗?

    霍忱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有女生从后面小跑追了上来,寇熇落后霍忱他们几步,听着小女生叽叽喳喳的讲着。

    进了校门,准备往体育馆去,他们演出的还是得提前进场。

    “寇熇、霍忱里面找呢,赶紧小跑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老师正好出来找人,撞上了,交代两句。

    破天气,实在太热了!

    原本以为到了三点多会凉快点,结果更闷。

    寇熇晃晃悠悠进了体育馆,外面已经开始戒严,所有的门都给堵上了,一会三点四十分准时往里面放人,不过是三中的学生先进,学生进完才允许外面的人进,有座就坐,没座那就站着吧。

    后台都是人,所有能打开的灯都开了,化妆的化妆,换衣服的赶紧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就穿这身啊?”

    学长有点懵。

    他以为寇熇也会打扮打扮的,毕竟是个出风头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她让人家弹琵琶的学妹穿旗袍,那她自己怎么穿这么一身黑?还捂得严严实实的?

    寇熇笑:“啊,我怕晒黑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碰了一下,节目应该没多大的问题,霍忱就唱四句,别小瞧四句,四句也耗嗓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谁买的冷面,结果紧张吃不进去。

    冷面转来转去就转到寇熇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紧张?”

    她纳闷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可紧张的。

    掰开筷子,被霍忱搞的她也有点饿了,果然不能看别人吃饭。

    没等她落筷呢,霍忱从她手里抢过筷子,自己挑起面吃了两口。

    这个天儿,实在是热。

    寇熇一脚朝着他踹过去,踹到他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你属猪的啊。”

    就知道吃。

    怎么那么能吃。

    霍忱把筷子摔回给她,“瞅你那小气样儿,还你!”

    德行!

    寇熇重新挑起面往嘴里送,嗯,这个味道才是冷面味儿。

    可比她在美食城吃到的靠谱多了,她想要不就趁着今天和校长提提意见吧,能不能叫里面做生意的人靠谱点?卖给学生吃的也得好吃吧?能不能把卖冷面的那家弄走啊?

    都把她吃出来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霍忱嘴角扬起,用脚踢她小腿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叫她。

    她不应。

    吃饭呢,哪里有时间理他。

    “哎哎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用毛腿踢她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那眼睛还想好吗?你吃辣白菜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她嘴里没味儿,都多少天了,没吃到过带劲的东西,今儿胃口好。

    吃过饭,前面拉拉杂杂学生开始进场。

    三中的学生进场,前面留了几排是今年毕业的学长学姐们,体育馆两侧有人在认真检查,无论哪个学校总不缺认真的人,搞个校庆结果还要求穿校服,大家也是很无语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还要穿校服,有良心没良心?

    学校派老师下去录像,进场的学生有蔫了吧唧的也有满脸兴奋的。

    老师转了一圈,去后台又录,找了半天没找到寇熇。

    “寇熇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后台乱糟糟的,谁顾得上谁?

    老师找了一圈,最后在入口的位置抓到了寇熇。

    这就是偏心。

    他想录寇熇。

    不为什么,也许就因为觉得这可能是近些年来三中唯一的‘救世主’了。

    寇熇和一中的学长打着哈哈,学长就是奔着她来的,有挺多其他学校的人刚进场,大家仔细找找也许还能找到初中同学呢。

    寇熇懒散地靠在大门上,学长坐在上面和她闲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学校搞这么大的阵势,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年有考上清华北大的呢。”

    学长也就是一句调侃。

    一中就真的有不少,三中的话……一个都没。

    “今年有没有我是不知道,但来年肯定有。”

    老师对着寇熇招手:“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寇熇扭头。

    “来,给个好姿势,录像啊。”

    寇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好姿势呢?

    门口站了三秒,看了一眼录像机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后台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台还是闷,那些顶着浓妆的学生们脸上都是汗,就这妆容上了台也不见得能看见什么,舞台装嘛自然是越浓越好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寇熇叫霍忱。

    “干嘛。”他抬眼皮子。

    “给我敲敲背。”

    “欠你的?”他撇嘴。

    “欠我的呀,你吃了我的面,赶紧的别废话。”

    霍忱啧啧了两声,想送她三个字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找了两个空的矿泉水瓶,在她后背很有节奏一敲一敲的。

    学校的领导就座,果然一个个穿得人模狗……额,人模人样的,校长穿了一件半截袖的白色衬衫,西装裤配凉鞋……

    开始报幕。

    领导不爱看这些节目,学生们更是肯定不爱看。

    校庆已经持续了多半天,早上九点开始,学校全方位的对外介绍,苦的自然是学生,领导不干这活,到了下午校园里几乎就没什么人走动了,该看热闹的上午都看了,就那么小猫两三只,学生躲在伞下乘阴凉。

    校庆会嘛,主题肯定是早就定好的,前面看的人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怎么还没完?

    排这么长时间吗?

    台上跳啊跳的,台上睡啊睡的,聊啊聊的。

    该干嘛干嘛,就是被固定圈在一块地儿去沟通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了。

    最后的。

    “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“12班的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是提前见过最后一个节目的,突然座位上发出一阵叫好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突出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鼓掌,叫好!

    闫老师在自己班那坐着,旁边坐着的女生就说到寇熇的节目了。

    “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喊,她就配合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她是老师,她喊什么别人也不至于对她怎么样,她一喊吧,还真的有人跟着喊。

    台上黑幕,能看得见不停有人往台上走,来来回回的,有小跑的,有推着架子鼓还有乱七八糟乐器的。

    后面的主持人还在沟通,确认是不是人都到了,因为东西太多,耽搁的时间有点久。

    校长热的呀……

    他是校长,必须坚持住。

    想着,幸好他再也赶不上校庆了!

    报幕起!

    音乐起!

    合唱起!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国际歌吗?

    大合唱?

    神经病吧。

    这学校是彻底完了,从头到尾,没有一丁点的可看性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音响给的声音太大,震耳欲聋,到处咣咣咣响。

    “起来,饥寒交迫的奴隶!起来,全世界受苦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鼓的是谁啊?好好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段毕,开始琵琶独奏,学妹那是真的紧张,紧张到午饭都没吃上一口,胃疼的直抽抽,又觉得身上的旗袍太短了,她还必须翘着腿弹,这以前没这样弹过啊,披散着长发,专心专意摆弄着手上的琵琶,灯光打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怎么通过的呀?

    穿旗袍?

    还这么短,翘腿弹琵琶?

    有才啊。

    校长起先是笑眯眯地往台上看,这节目才有点可看性……

    好啊好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那裙子怎么事儿?

    旗袍是这样穿的哇?

    还开叉?

    这是不是应该记过的?

    所谓独奏也才一小段而已,很快结束,打在头上的光黑了下来,人马上从台上下来,光打在后面合唱队上,不是高音不是低音而是清一色男生,嘶喊破音唱法。

    霍忱接。

    就四句。

    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!要创造人类的幸福,全靠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这是一首摇滚版和中国风结合的国际歌。

    霍忱的声线真的很好,很稳,接前面嘶喊的合唱,并不逊色,下面观众席开始有人挥手,喊着。

    他毕,接高低音合唱。

    高低音转换接寇熇的笛子。

    她是配合低音,灯打在合唱那边,寇熇就站在很角落的位置,前面摆着个麦克风不过是为了接笛音的。

    一身黑的寇熇,一侧的头发微微挡着脸,但如果细看还是能看得见她眼睛上的纱布。

    可……就是吸人。

    你会觉得怎么会有那么耀眼的女孩儿呢。

    “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女生疯起来要比男生更疯狂。

    男同学那边觉得再耀眼并不会喊什么,可女生们就不一样了,声浪起来。

    “寇熇寇熇……”

    太他妈的帅了!

    意料之中的爆掉了!

    霍忱下台前往寇熇的位置瞟了一眼,他觉得自己总像是有什么事情还没做完一样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,两根手指捻了捻。

    静了几秒,下台。

    是啊,从来就没什么救世主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

    真他妈的带劲儿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嗯,国际歌,建议去听唐朝版本的,至于说寇熇笛子这块儿,是仿写的窦唯为何勇钟鼓楼伴奏的那段,真迷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