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提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盛宠之医路荣华 > 第七十五章:夜半出城,治病救人
    苏梁浅回琉浅苑后,将事情告诉了影桐秋灵,桂嬷嬷还没睡下,她以身体不适为由,说要歇下,让谁也不要进来打扰。

    桂嬷嬷听她说不舒服,吓得睡意都没了,急着要找大夫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突然觉得困倦,睡一觉就好了,你守着院子里的那些人,让她们别进来吵到我,这大过年的,大夫不好找,找大夫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当着桂嬷嬷的面,将衣裳脱了,背对着外侧躺着。

    桂嬷嬷离开,苏梁浅从自己的衣柜里面找了身自己的内衫,递给影桐。

    影桐看了看,回房,将苏梁浅给她正月穿的新衣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您穿这身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想了想接过,“等回来了,我让人再给你做两身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和影桐各自换了衣裳,两人的身形差不多,影桐的衣裳,苏梁浅自然也是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太单薄了些。”

    影桐和秋灵都不怎么怕冷,影桐觉得冬日贴身的夹袄穿着束手束脚的,用的只是寻常的布绸,并不怎么御寒。

    影桐有些后悔,早知道,当初苏梁浅做的时候,她就应该和降香茯苓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不怎么怕冷,而且谢公子就在附近等着呢,很快就到,上了马车间就好了,你将我头发绑成你平日里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也将头发放了下来,示意影桐帮忙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小姐您坐下。”

    影桐没有拒绝,她笨手笨脚的,自己是长久习惯了,如果伺候苏梁浅,估计要折腾半天。

    秋灵机灵,手也灵巧,几下就将苏梁浅放下的发绾了起来,和影桐平日里束着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秋灵,你一定要在这里守着,别让外人进来,尤其是我父亲还有夫人他们,要实在有事,让茯苓替你,我明晚一定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秋灵拍着胸脯保证,“小姐您放心,我就算出恭,也会憋着的,绝对不会让上次的意外发生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相信影桐秋灵,虽然心里还是或多或少有些不安,也没再继续废话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秋灵看着影桐将自己最最宝贝不肯离身的宝剑递给苏梁浅,影桐对小姐可真好。

    苏梁浅拿着影桐的剑,出了门。

    苏梁浅不怕冷,但自重生后,穿的都是厚制的衣裳,还会披上披风斗篷,影桐这衣服,对她来说,确实不够御寒。

    来往的人本就不多,她借着夜色做掩护,再加上影桐平日里拿着剑,一副酷拽的样子,谁见了都会退避三舍,苏梁浅大摇大摆出了苏府的大门,都没人发现。

    她心情不错,勾着唇,小跑着到了和谢云弈约定的地方,果然有马车停在那里,被马车挡住的地方,走出一人,正是谢云弈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的,自然是如影随形的季无羡和疾风。

    谢云弈手上拿着件斗篷,正是上次苏梁浅送冯平时披过的,他看到苏梁浅,疾步跑了上去,眼睛却没离开。

    简单的粗布裳,当初布料是影桐自己选的,灰扑扑的颜色,苏梁浅绾着好看发饰插着发簪的发髻,只简单像马尾扎起,然后用红色的绸布绑着,衬的苏梁浅那张娇柔的脸,干练又利落,她手拿着剑,像游荡江湖的女侠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谢云弈不由想到她的男装打扮,真的是雌雄模辩。

    他将暖厚的斗篷披在她身上,苏梁浅没客气,也不矫情,自己接过,帽子也戴上,用衣服将自己牢牢裹住。

    她是不怕冷,但这没吃过苦,被养的娇贵的身体,实在是不抗冻。

    这一路迎风跑下来,苏梁浅觉得自己离着凉生病快不远了。

    谢云弈看着苏梁浅那张红里渗白的脸,似乎都被冻僵了的样子,颇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苏梁浅往前走了几步,见谢云弈没跟上来,回头,见他还站在原地,那心疼的小眼神,还有些懊恼,苏梁浅前后略微一思索,很快明白了缘由。

    她也有些懊恼,为自己这样敏锐的人心洞悉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准备将马车停在苏府门口,光明正大的接我不成?我是不许的,别耽误时间了,快点上马车!”

    谢云弈看着明眸晶亮的苏梁浅,疏淡朗秀的脸,也有了笑,“没想到我们还心有灵犀。”

    这种口头的暧昧不清,苏梁浅还是觉得难以适应,不搭理谢云弈。

    谢云弈加快步子,追上苏梁浅,两人先后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季无羡和疾风也纵了上去,马车启动。

    谢云弈落座后,找了个茶杯,给苏梁浅倒了杯热茶递给她,“暖暖手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还裹在宽大的披风里面取暖,她接过还冒着袅娜热气的茶水,捧在手心,吹了吹,分几次喝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冰冷僵硬的身体,渐渐恢复了知觉,有了温度,苏梁浅这才将披风解开脱了。

    谢云弈看着她跟前空了的水杯,又重新给她续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将属于自己茶杯里面的水喝干净,送到谢云弈跟前,要照顾要伺候。

    “公子,除夕夜,大年三十,我这么多年没回家,为了你,放弃和家人团圆说笑的欢聚,你——”季无羡越说越悲惨,仿佛谢云弈要不照做的,就是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谢云弈提起还没松开的茶壶手柄,给季无羡也倒了一杯,疾风拿起自己喝茶的碗,也送到谢云弈跟前,谢云弈也给倒了。

    满满一壶茶,干干净净,谢云弈加了水,放了些许新茶叶,重新放在小火上煮。

    “苏妹妹,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识时务,很聒噪啊?”

    苏梁浅抿了口茶,蒸腾着的热气氤氲,衬的她的肌肤更加细腻白净。

    未来的少夫人,颜值还是很抗打的,苏梁浅接下来说的话,却让他有些后悔自己自讨没趣,多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你既有自知之明,为何不稍加收敛?”

    她盯着季无羡,干净的脸,只有很浅的笑,让人觉得很正经,但苏梁浅,其实是在很认真的逗趣玩笑。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,这两人跟着,十有**是出于谢云弈安危的考虑,是保护谢云弈。

    而且,季无羡的身份在那里,有他在,就算遇上麻烦,也可以省去很多方便。

    谢云弈笑出了声,疾风也乐,季无羡一副被伤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和公子沆瀣一气,觉得我在这里束手束脚,坏了你们的二人世界!”

    “没——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红着脸,这会,换她后悔了。

    季无羡贱笑,“那我闭嘴,你们就当我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说完,将疾风也拽到了一旁,双手环胸,靠着马车的靠背,做起了隐形人。

    苏梁浅看他,不期然撞上谢云弈看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本来就尴尬,这会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她干笑,并不是很自然的转过身去,撩开马车的车窗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过节,街上的铺面都关了,来往的马车和行人虽有,但不多,和平日里相比,显得极是冷清,苏梁浅却碰到了几对平日里几乎不出现的皇帝亲卫队——御林军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却是领着圣旨的公公,紧跟着的是小太监小宫女,十六个御林军就是跟在他们身后,贴身保护。

    “北齐的皇帝,每年除夕,会给皇室宗亲,还有一品或者是立了大功的重臣赏赐佳肴,领头的是宣旨公公,他们身后的御林军负责护送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撩开自己一侧的车窗,伸出脖子张望了一圈,“这队,应该是给萧家的。荆国公府倒后,军方一片混乱,萧家这些年在军部发展很快,这次平叛有功,皇上龙心大悦,估计又会更上一个台阶,萧镇海个人有能力,他的大儿子萧凭望也是少年英才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见原先看向窗外的苏梁浅看向自己,解释道:“这是我老爹说的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目光直视着萧家所在的府邸,“萧凭望确有将帅之才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苏梁浅微勾着唇,“我知道的,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庆帝每年除夕夜给重臣加菜的赏赐,她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对萧家这个级别的大臣来说,今日这两道菜,可是极大的荣宠。”

    萧家不除,萧燕不倒。

    苏府,还有得热闹呢。

    季无羡将马车的车帘放下,“要我说,当初想出这种方式的人,就是脑子有病。这加菜加菜,自然是吃的,皇宫中,皇帝,妃嫔,皇子还有宗亲众多,再加上各种歌舞表演时间,一顿饭,才需要从下午吃到晚上,这个点,绝大多数人都吃饱了,但是吧,就为了这御赐,还得在桌前守半天,吃都吃饱了,还怎么吃得下?这种东西不吃,难道还供起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看,皇宫那么大,还没出皇宫,菜都凉了,我还听说,菜还是皇帝品尝过的,别人吃过的剩菜,送给我我都不要,还要这么多人押送,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,这不是吃饱了撑了没事干没事找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季无羡稍稍压低了声音,说这话时,是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帝王笼络人心,自是需要手段的,那些菜虽然是皇上吃剩下的,但名好啊,可以揣测帝心,送你你不要,想要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克明就很想有这样的资格和殊荣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北齐的天下,实不太平,不单单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乱不止,北齐百姓揭竿起义,京城也有不少细作。

    “这菜,纵然是别人尝了的剩菜,那也是御赐之物,要中途发生点什么,丢的不就是皇家和皇室的颜面?”

    她曾经也是皇室的人,还做到了皇后这个位置,这个中的种种,她自是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季无羡听苏梁浅一个女子,分析起这种问题,也是头头是道,不由生出了敬佩,“沈奶奶对你,还真是悉心栽培,没有保留啊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感叹,他以为,苏梁浅知道这些,都是沈老夫人告知教导的。

    苏梁浅也没解释,应道:“我外祖母确实教会我许多。”

    一路,大家说着话,倒是没谁有困意。

    马车刚出了城门,城内的焰火鞭炮声乍起,持续不断。

    “苏妹妹,没想到吧,你是和我们一起守岁的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点点头,她确实没想到。

    当初救谢云弈,她是有自己的私心和目的,而现在,每每想起,她都无比庆幸当初自己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缘分啊,苏妹妹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,不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说这话时,一双眼睛,贱兮兮的在苏梁浅和谢云弈两人身上流连。

    苏梁浅下意识的看向谢云弈,随后目光又扫向季无羡和疾风,“我会好好珍惜你们这样的盟友的,时间不早了,我困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说完,往马车里面挪了挪,蜷缩成一团躺下,她手才碰到谢云弈先前给她披上的白色披风,谢云弈就拿了起来,披在她的身上,还细心温柔的整理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睡吧,养足精神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看着谢云弈温柔专注的模样,心里有回去后专心解他身上的蛊毒,随后一刀两断,各奔东西的念头闪过,但很快就被上辈子自己临死前如梦魇般的经历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让祖母和沈大哥他们出事,她还没让最疼爱她的外祖父沉冤昭雪,她不能让他在地底下也背负骂名,还有苏倾楣夜傅铭,她都还没报仇,她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苏梁浅咬着嘴唇,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念头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梁浅在微颠的马车中,渐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季无羡开始还觉得她是假睡,试探了几次,才确定苏梁浅是真的睡过去了,他回头看着一直看向苏梁浅方向的谢云弈,表情还有些诧异,小声道:“她还真敢睡,这荒郊野岭的,我们都是你的人,她就不怕你人面兽心,兽性发作——”

    谢云弈一眼扫过去,成功制止了接下来季无羡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说,少夫人果然与众不同,还有,她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季无羡凑到谢云弈的耳边说的。

    一般女子,谁深更半夜的,会和几个男子这样独处,这点,就说明苏梁浅不在乎世俗偏见,当然,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源于苏梁浅对谢云弈的信任。

    以苏梁浅一心干事业的态度,她对名声这东西,还是很看重的,一般人,她可不会交付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不是相信谢云弈,甚至是倚赖,她上马车后,问的肯定是和户部尚书有关的事情,而不是絮絮叨叨的,和他们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谢云弈看着季无羡,云淡风轻,口吻却是笃定的。

    “傲娇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嘀咕了句,也找了个位置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在淮村的村庙才停下。

    苏梁浅睡的浅,马车停下来,她便感觉到了,还有鞭炮声,许是有点远,再加上马车四周的门都紧闭着,所以不是特别响的吵人的那种。

    苏梁浅睁开眼睛,入眼就是谢云弈那张可以美化心情的脸,他此刻是醒着的,看到苏梁浅醒来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苏梁浅点头,她在想,自己睡着了,谢云弈睡了没有。

    看他的精神,看不出来有没有睡。

    谢云弈见苏梁浅盯着他,解释道:“马车太多,将通往寺庙的路堵住了,要走一段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坐了起来,季无羡疾风也睁开了眼睛,他们二人的位置在靠马车头一些,先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梁浅整了整衣服头发,拿了金针包还有影桐的剑,跟着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天,虽不至于黑漆漆的,但也还没亮,灰蒙蒙的,雾气水汽都很重。

    淮村的这座土地庙,建在半山腰上,面临当地一个很大的湖,叫淮湖。

    这依山靠湖的,风自然大。

    苏梁浅下车后,眯着眼睛,几乎是下意识的挡住了脸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回去后,可能真的会生病。

    苏梁浅正这样想着的时候,肩上一沉,最后下马车,还在马车的谢云弈,将她盖着的披风,披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山上风大,披着。”

    他跳下马车,接过苏梁浅手中的剑和金针包,“这些我来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就在一旁看着,饶有兴趣,又觉得郁闷。

    在苏梁浅面前,他家公子真的是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,唠叨又贴心。

    以前出门,他身上东西哪怕再多,就算被压扁了,他公子都不会帮忙的人。

    明显的区别对待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真是——不平衡。

    公子对他,哪怕有对少夫人一半,不不不,一半太多了,十分之一,哪怕是百分之一的贴心,他都要笑醒了,他只需要,他八卦的时候,能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段路很窄,两辆马车根本通行不了,但经常会有一上一下的情况发生,将马车停放在这里,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了然,她就说,放眼望去,可以看到的地方,并没有马车,为什么不继续往前走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很远,不消一炷香的时间,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炷香的时间,那还不久啊,这是上坡路啊,会累死的。”季无羡抗议。

    他的抗议,不在谢云弈需要理会的范围内,“户部尚书他们,比我们早到不了多少,估计也是步行上山。”

    这种村里的土里庙,民间有种说法,正月初一那天,上香的时间越早,许的愿望就越灵验,也因此,有抢头香之说,所以才这个时辰,就有马车下山了。

    不过听谢云弈的意思,周大人夫妇,并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,等会能找得到吗?”

    如果错过,那就白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,所有的一切,公子都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了,肯定不会让苏妹妹你白跑这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发声,打消苏梁浅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那上山吧。”

    途经的山道算不上崎岖,但因为是上坡,再加上路不平,马车行走的话,必然颠簸,还不如走路来的舒服,速度上,相差都不大。

    沿途,都是人,男女老少皆有,还有妙龄少女,一身新衣,看打扮也是经过一番精心修饰,但和京中的小姐比起来,还是不能够相提并论,不过也别有一番山野小家碧玉的韵味。

    苏梁浅一行人,谢云弈季无羡长得好看,他们一身新制锦衣,更显气度不凡,疾风的话,虽嫩了些,但也是眉目清朗的少年,自是惹人瞩目,有好几个妇人上前打探消息,还有自诩貌美的少女上前搭讪,但一一都被拒绝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果然像谢云弈说的,道路变窄了许多,而且发生了上下的马车相会,进不能进,也不能后退的情况,而且不止一起。

    苏梁浅头上也用帽子罩住了,她偷偷往身侧谢云弈的方向看了眼,这一看,发现好几个年龄和她相当的女子,也在偷偷看他,一脸心动思春的模样,谢云弈的注意力则在她身上,一副随时她若不小心摔倒就接住的架势。

    苏梁浅偷摸都没看到谢云弈的脸,就收回了视线,将所有的情绪,掩在那双明净幽深的眼眸下。

    越靠近寺庙,鞭炮声就越响,这是庙里一年香火最鼎盛的时候,这个鞭炮没放完,另外的鞭炮就点起来了,中间几乎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淮村虽然在京城附近,但到底只是村庄,苏梁浅了解的自然不多,她现下倒是觉得,这个村子挺繁华的。

    苏梁浅不知道的是,这寺庙,虽是淮村的,但百姓觉得灵,也因此,附近几个村子上的村民,都会来。

    苏梁浅到山上的寺庙时,天虽然还没大亮,但也亮堂了许多,她也终于看清了这座寺庙。

    在苏梁浅看来,不算大,分上下三个小庙,就村子上的来说,已经算是很气派了,也可见香火鼎盛,如若不然,仅凭一个村的财力,是很难修葺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寺庙前,有一棵槐树,树根粗壮,六七个成年人手牵着手,才面勉强抱住,枝杈纵横,上面倒是没什么树叶,而是各色的布条,缠着小袋子,下面还有人拿香诚心拜祭。

    槐树的另外一边,是一个祭坛,不停的有人将纸钱往里面扔,这一块,极是宽敞,还有摆摊给人算命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专注,想求姻缘啊?”

    季无羡见苏梁浅站在树前,凑上前去。

    苏梁浅自是认出这是女子求姻缘的树,因为有好几个女子过来祈愿了,还有成双结对来还愿的,京城的几家寺庙,也有这样上百年的古树,上面挂着的都是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人写心愿,有人会将心上人的名字写下放在小锦囊里面,有的情投意合的,会剪一撮彼此的头发缠住,祈愿今生白头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也曾做过那样的事情呢,现在想起,只觉得自己傻,真傻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那些手不能挑,见不能扛的小姐们,是怎么将东西,抛那么上面去,还稳稳的挂在树上啊?”

    季无羡用异样的眼神看向苏梁浅,这脑路,也太清奇与众不同了吧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解风情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简直不能想象,他家公子一脸深情的对苏梁浅说情话,然后因为她的一句话,温情全部被浇灭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这个事情,好像已经发生了。

    苏梁浅回身看向季无羡,“我的姻缘,由我自己决定。”而不是一颗破树。

    季无羡笑容灿烂,不住点头,“是是是,你的大好姻缘,就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他晃着脑袋,看向谢云弈。

    苏梁浅无语,下次,如果有下次,可以不带季无羡,她绝对不会带上他的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户部尚书姓周,名安。

    “在里面,这个时间,里面人很多。”

    谢云弈指了指通往里面寺庙的门,人来人往,进进出出,真的是要将门槛都踏破。

    苏梁浅还没进去,就感觉里面一阵的烟熏缭绕,还有鞭炮放完后的一些碎屑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披风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走了这么久的路,披着这么厚的外套,身上已经开始发烫,而且这里人多,大家手上都拿着香,热气很重,苏梁浅觉得自己要这样穿进去的话,这件价值不菲的毛裘披风,肯定会被烧出很多洞洞来。

    苏梁浅想想,都觉得很可惜。

    谢云弈接过苏梁浅手上的披风,给了季无羡,季无羡直接扔给了疾风。

    苏梁浅踩着台阶进去,从廊下经过时,一张陌生但又让她莫名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的面孔,从她眼前晃过,穿着和尚服,很快在转角的位置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苏梁浅往前追了几步,谢云弈很快追着她上去,问她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一眼太快,这里又烟熏火燎的,再加上时间过去这么多年,苏梁浅也不是很肯定,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那个人,对着谢云弈摇了摇头,“没事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间庙宇,高低不平,谢云弈领着苏梁浅进了第一间后,并没有停留,而是带她穿过环形的门廊,拾阶而上,可以看到第二座庙。

    从大小和外形上来看,第二间庙,是这座土地庙的主庙。

    “户部尚书夫妇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来往的台阶,人还好一些,寺庙里面,却实在拥挤,那燃着的香,熏的苏梁浅眼睛都要睁不开了,她不知道,这样一座小小的寺庙,能有这么多,她也搞不懂,为什么这些人深更半夜的不睡觉,就为了来这里上柱香,还这样难受。

    苏梁浅上辈子经历的多,但像这样老百姓的生活,体会的实在有些少,她显少去寺庙,为数不多的几次,都是在她从战场回来,夜傅铭得势后,她各种身份加身,去的都是皇家的寺庙,不对平民开放,每次去,偌大的殿庙,就只有她和同行的侍女随从,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苏梁浅忽然又觉得,这样的热闹,更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户部尚书,跪着的是周夫人,她身边站着的年轻公子是他们的儿子周坐云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顺着谢云弈手指的方向望去,佛像前,周夫人正跪在蒲团上,手上是个签桶,她闭着眼睛,额头贴在上面,嘴巴默念,然后抽签,一左一右,分别站着周大人和周公子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边,同时又有不少其他人看着,时不时还会说几句话,应该是同族的人。

    谢云弈站在苏梁浅身侧,唇几乎就贴在她耳边,再加上谢云弈担心有人会撞上苏梁浅,一只手放在她的身后,虽然没环住腰,但姿势极为亲昵。

    苏梁浅的心思都在周家人身上,并没有注意到这些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往来的人群,有个人,有只手,一直在护着她。

    谢云弈对苏梁浅说话时,有经过的人,撞在了谢云弈身上,谢云弈的重心,是往苏梁浅的方向便宜的,这一撞,他身体出于惯性就往苏梁浅身上倒,那贴的本就极近的唇,直接就贴上了她的鬓发,擦着她的脸颊而过。

    苏梁浅浑身一颤,看向谢云弈,谢云弈耳朵脸颊都在充血,也愣住了,看着苏梁浅。

    “刚刚——刚,我——我不是故——故——”这四周围实在太吵,他不是故意凑的那么近,要占苏梁浅的便宜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想一亲芳泽,但他不想让苏梁浅把他当成那种不顾人意愿的登徒子。

    苏梁浅也是大写的尴尬,看着比她还害羞的谢云弈,想到他一贯的冷静自持,莫名觉得他现在还挺可爱,内心的羞涩也缓解了不少,大方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她明显有些误解了谢云弈想要解释的意思,说完,还向后退了两步,和谢云弈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这下,谢云弈不高兴了,他往苏梁浅的方向走了两步,不高兴的说道:“我会负责!”

    他神色极其认真,重复着道:“不管你是不是愿意,我都会负责的!”口气坚决,态度更是坚持。

    苏梁浅:“……”

    紧跟其后的季无羡,看到这一幕,直乐。

    平日里那般聪明精明到变态的两人,怎么能这么逗,比小孩子还有意思。

    他家公子,害羞的样子,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巧合,也就他公子君子,要换成他或者是其他人,非借着机会,压在苏梁浅的身上,亲个够。

    反正都要负责的,提前履行下权利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嘛。

    不过季无羡知道,刚刚真的是因为人太多,谢云弈被推才造成的意外,看他红的和屁股似的脸,不知道往哪儿放的手就知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周夫人拿了掉在地上的签已经起身,和周安说了几句话,转身出门,门口有周家的婢女,跟着她一起,应该是去解签。

    她的夫君周安,儿子周坐云,并没有跟上,而是和其他人一起,边走边聊。

    此刻的周安,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,若是有人说他贴告示赏银千两求医,都会有人觉得他吃饱了撑的,银子多了没处使。

    “我跟上周夫人看看,你在这里守着周大人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梁浅说完,转身拨开人群,追周夫人去了。

    谢云弈自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的,将苏梁浅交代的事情,转而交给季无羡,疾风想跟上谢云弈,被季无羡拽住,“你要想公子早点抱得美人归,我们能有少夫人,就别跟上去,打扰他们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季无羡说的,很是诱人,疾风迟疑了下,还是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可以偷偷跟着,然后藏起来不让他们发现,但就算是那样,也不算是公子和少夫人的二人世界了吧。

    谢云弈一跟上来,苏梁浅就察觉到了,虽然有些不自在,但也没抗议。

    苏梁浅跟着周夫人,到了后院,一进后院,苏梁浅就觉得不太对劲,这里比前面冷清太多,按理,这么多人,求签解签的都不会少。

    门口,是两个和疾风差不多大的小和尚守着,靠近的位置,可以看到桌子,应该就是解签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夫人走了进去,苏梁浅也跟上,却被门口的小和尚拦住。

    原来,寺庙的人早知道周安他们的身份,是单独将这一块清空,供尚书府的人用的。

    苏梁浅只得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身,没一会,又一个穿着布衣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进来,竟没遭到阻拦,直接进了周夫人所在的屋子。

    给周夫人解签的人还有门口守着的两个小和尚,在他出现后,都离开了。